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Z吃生活 >说出「你这个马英九!」会构成公然侮辱吗? >

说出「你这个马英九!」会构成公然侮辱吗?

  • Z吃生活
  • 2020-08-06
  • 390人已阅读

说出「你这个马英九!」会构成公然侮辱吗?

我们时常看到新闻报导谁又骂了谁「三字经」、「问候父母」,被提告公然侮辱或诽谤罪。

但俗话说:「骂人不带髒字,才是真高手。」比起骂髒话,我们更常看到用「比喻」的方式来骂人,例如「你根本就是个马英九!」「你和陈水扁有什幺两样!」用这种方式来间接辱骂对方的外貌或是人格。

如果有人拿一个恶名昭彰或是你讨厌的人来比喻你,这种「类比型」的侮辱方式,你能告对方「妨害名誉」吗?

想知道这个问题,我们得先了解什幺是「妨害名誉罪」。

妨害名誉罪,有《刑法》第三○九条的「公然侮辱罪」,以及《刑法》第三一○条的「诽谤罪」。同样是妨害名誉的罪名,这两条罪有一点不一样,法院是这样子分的:

● 公然侮辱
指不具评论性质的谩骂、侮辱。
发生行车纠纷,驾驶摇下车窗就破口大骂:「干!」或:「你这个畜生!」

● 诽谤
具有评论性质的言语攻击,也就是说要跟具体事实有关。
路上有行车纠纷,驾驶不是开窗破口大骂,而是拍照存下对方的车牌号码,回家配图发文写着:「这个人左摇右摆,变换车道不打灯,就是有这种八七拉基不会开还要开才会死一堆人。」

简单来说,直接拿一个东西、物品、动物或形容词来骂人,是涉嫌「公然侮辱」;以具体事件来骂人,是涉嫌「诽谤」。

例如:冲着别人使用国骂(三字经、五字经),或是把别人形容成动物,包含狗、猪、王八……就构成「公然侮辱」。

虽然狗、猪、乌龟都很可爱,但依照法院的见解,对别人抽象地谩骂侮辱、表示轻蔑之意,减损他人的人格或社会地位,就构成侮辱。通常会对外人使用狗、猪或乌龟的字眼,台湾文化会直觉想到是贬低人,那就是侮辱,因此,你用来形容人的动物可不可爱不是重点,重点在于字词背后的意义。

厉害一点的人骂人不带髒字,俗称「影射」,虽然不像骂髒话一样直接,但也会成立「公然侮辱」。例如:「生鸡卵无,放鸡屎有」这句闽南谚语,是用来辱骂他人懒惰、无所事事的意思,法院认为骂这种话是贬低他人懒散的侮辱,因此某人讲了这句话,就被判决有罪。

又比如:有人曾骂:「连我家的狗都比你知道忠心、忠诚。」虽然并非直接骂对方是狗,但这种拐个弯骂人「比狗还不如」,法官也听得出来,该案的当事人也被判决有罪。

讲到这里,也许你会说:「狗不行,猪不行,那我用人来骂人总可以了吧?」

如果你跟我一样是乡民,一定常常在八卦版看过文章或推文在讲:「你这个马英九!」「你这个陈水扁!」对热衷于政治的人来说,被这样形容的心情一定很差──怎幺可以把我跟涉嫌洩密的前总统比?怎幺可以把我跟涉嫌贪渎的前总统比?

但再怎幺讨厌,这种骂法终究跟骂人是狗、是猪不一样。也许大家都知道「猪」不好,但「马英九」、「陈水扁」就见仁见智了,有人讨厌,也有人支持呀!说不定有人被说是马英九,还觉得是在夸奖自己外表英俊呢!

这种类比型的骂人方式,到底算不算「公然侮辱」?法院有一个类似的案例,或许能作为参考。

记得「许纯美」吗?在民国九十四年左右,许纯美因为讲话方式与身家背景,成为当时的媒体宠儿。在各大节目穿梭时,她相当骄傲自己的外貌,但不是每个观众都埋单,反而有人时常将她与「丑」相提并论。

九十九年,彰化就出现过一个案例,被告骂对方是「彰化许纯美」,对方觉得不堪受辱,愤而提告「公然侮辱罪」(参见「彰化地院九十九年简上字第一八七号判决」)。

许多人听过别人用「许纯美」来嘲笑人,这在不少人心中都是个默认的事实,就是「不好听」。但是,彰化这个案件的法官在判决中表示,许纯美是一个行为举止与言谈方式具有特殊性的公众人物,虽然有人不喜欢,但也有人欣赏,并没有一个一致的评价,并不能说「许纯美」三个字代表特定的褒贬之意,不算是骂人的话。因此,说别人是许纯美,不构成公然侮辱。

以这种逻辑来思考,用「马英九」、「陈水扁」虽然都是出于一种恶意,可是这些人以及他们的名字,都各有支持者与讨厌者,既然褒贬参半,从法院的观点来看就不会是骂人的词,而只是一种「中性」的词。

这种「类比型」的侮辱,是不会构成公然侮辱罪的。

大家来思考
写到这里,不禁觉得收到这种案件的检察官或法官很辛苦。从一般人的角度来看,是不是在骂人,其实很明显。「你跟×××有什幺两样!」绝对不会是在夸奖人。但如果检察官起诉、法官判有罪,不就代表这个×××是法院认证的髒话了吗?这种黑锅,谁会去背。